人民网首页人民网日本频道日文官网旧版·中文官网
    笹川日中友好基金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在全力应对两国之间存在的各种问题,在瞬隙万变的国际形势下,明察问题所在,力图找出可操作的应对之策。在“维持和促进两国间合作关系的关键就在于人才。”的信念下,基金力争通过促进人才培养和增进相互理解,进一步把日中关系纳入世界视野,注重采纳社会谏言及在全球范围内的宣介。
    通信地址:东京都港区虎之门1-15-16 笹川和平财团大楼 邮编:105-8524  TEL:03-5157-5190  FAX:03-5157-5158
人民网>>日本频道>>笹川日中友好基金中文官网2015年版

六分之一日本儿童生活窘迫 民间组织尝试打破“连锁贫困”

据日本官方统计,每六个日本孩子中,就有一人生活在贫困之中。为了让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也能吃饱吃好,近年来日本各地涌现出大量的“儿童食堂”。为什么发达国家日本也会出贫困儿童问题?儿童食堂的设立又能否真的帮助贫困孩子们健康成长?记者近日走访了日本贫困儿童比例最高的冲绳县的两家儿童食堂,了解相关情况。

在发达国家日本,真的会有这么多穷孩子吗?就职于日本财团的贫困儿童问题专家花冈隼人在接受采访时说:“日本的贫困儿童比例是16.3%,也就是说,平均每六个孩子,就有一个生活在贫困之中,特别是在单亲家庭中贫困儿童的比例,日本更是高居经合组织之首。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大部分单亲家庭都是妈妈带着孩子,而(在日本)男女之间的工资差距和生孩子之后很多女性无法以正式员工的身份回到工作岗位等因素,加剧了单亲家庭孩子的贫困率。”

其实,出现如此之高的贫困儿童比例,和日本政府所采用的统计方法不无关系。按照厚生劳动省的标准,家庭可支配收入不到全国中位值一半的家庭即被认为是“贫困家庭”,生活在这样家庭中的孩子则属于贫困儿童。按照这种统计方法,目前日本大约有贫困儿童155万人。

然而,这个数字遭到了不少日本人的质疑:既然有这么多穷孩子,为什么在日常生活中很难感觉到身边有贫困儿童呢?花冈隼人说,这是由于日本独有的社会现象——“隐性贫困”造成的:“贫困家庭中很多都是单亲家庭。他们的收入首先用来支付房租,然后在饭费之前,一般用来缴手机费,或者买游戏机。究其原因,就是他们也不希望别人发现自己穷,所以会要把钱用在房子、衣服、手机和游戏机这些别人看得到的地方。但是还有一个可以辨别他们的方法,就是经过一个长假,比如寒假或者暑假,这些家庭的孩子往往都会在回到学校的时候瘦一圈。因为上学的时候有学校的免费午餐,而假期则没有。”

为了让所有孩子都健康成长,吃饱饭、营养够,在日本近年来出现了大量提供免费晚餐的儿童食堂。荒木英一郎是冲绳县冲绳市祝福儿童沙龙的职员。谈到创立儿童食堂的初衷,他说:“我自己12年前也曾经无家可归。人在饿的时候,就可能会走上歧路,比如想偷超市的饭团吃,或者偷点别的东西。所以我想,可以给孩子们提供免费的饭,让他们不要有不好的想法。(开设儿童食堂)就是希望给生活困难的孩子们提供一个去处。但是,对于其他孩子我们也不排斥。因为如果那样做了,真正贫困的孩子可能就不来了,而且家长也可能因为面子不让他们来。所以我们对所有孩子都敞开大门。有些只有一两岁的孩子也会被妈妈带来,但更多的还是幼儿园、小学和中学的孩子。”

荒木说,多数穷孩子家里都有特殊情况,比如单亲家庭的家长可能忙着上班对孩子疏于管教和照顾,再比如父母双方都嗜酒如命,每天只顾四处买醉,根本没把育儿的事情放在心上。这样的家庭长大的孩子难免会有性格上的缺陷,如何帮助他们克服这些缺点,更好地融入社会,也是儿童食堂日常非常注意的一点。荒木说:“有很多很淘气的孩子,所以我们也会对他们进行一些生活上的指导,比如见人要打招呼,要收拾屋子,吃完要收拾等等,说实话,就光是这些,我们就感觉到了自己力量的极限。一方面不教育不行,但是……很多孩子觉得规矩是在学校需要遵守的,儿童食堂是没有规矩可以乱来的地方。说实话,挺难的。我们才刚开始,还在一点一点摸索着改进。”

曾经出版过关于日本贫困儿童问题专著的花冈隼人提出,日本目前正出现“连锁贫困”现象,也就是说,穷人家的孩子很难摆脱贫穷的命运,贫穷正在部分日本家庭中深深植根。他说:“越是在家庭收入少的人家长大的孩子,长大后贫困的几率越高。这是因为家庭的贫富决定了孩子受教育的程度。日本是非常重视学历的国家,学历不同,收入也就不同,高中毕业生和大学毕业生的收入差距大约是1.5倍到8倍。低收入的父母生下的孩子,会自然地变成低学历人群,他们的收入也自然很低,于是就形成了所谓的‘连锁贫困’。”

为了改变这种现象,位于冲绳县浦添市的森之子儿童中心进行了有益地尝试。馆长大城喜江子介绍说:“在运营儿童中心的过程中,各种孩子都会来。课后班什么的,是要交钱的,但我们的儿童中心却是免费的。从出生到18岁的孩子都可以免费使用。虽然也有一些孩子是抱着来玩的心情来的,但是其他一些孩子确实因为交不起课后班、补习班的钱才来的。无论怎么说,学历都会影响孩子们的未来的工作和收入,所以我们就开始给孩子们补课。”

不久前的一个周六,5个男孩来到森之子儿童中心,他们对大城说,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是步行了7公里专门来吃晚饭的。面对5个饥肠辘辘的孩子,尽管当天儿童中心本没有提供晚饭的计划,大城还是给孩子们做了盖浇饭。她说:“光是学习也不行,孩子们还需要爱,他们需要感觉到被人关心,被人爱护,要不,光是学习也很难成材。我们提供晚餐,就是希望他们吃上一口热饭,感受到别人对自己的关心。所以说,晚餐也很重要,学习也很重要,不能让孩子们感觉自己孤立无援,我们要全方面地爱护他们。”

图文消息

推荐资讯

  • 2014年10月23日,国际法律协会(IBA)法治奖授予WHO麻疯病防治大使、日本政府麻疯病人权教育大使、日本财团会长笹川阳平,以表彰其在消除麻风病患者歧视方面做出的努力。